2020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分類 熱門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明爭暗斗
    補星期三一更

    若雪聽見身后傳來冷冷的聲音,回過頭看向身后

    圣堇冽!?

    他怎么會在這里!?

    一開始看見圣堇冽那張撲克臉,就跟全世界都欠他幾百萬一樣的臉,若雪還是吃了一驚,但卻很快的恢復了平常的冷漠。

    “我怎么樣跟你沒有任何關系!”與圣堇冽一樣冷冷的聲音也從若雪的嘴里妥口而出,只留給人一個印象,那就是:冷~~~~~~

    “能輕易的辨別草藥的用處和特點,能夠在數百只狼的圍攻下成功逃妥,高于常人的野外求生本領,你不會是一個簡單的人,我說的,沒錯吧!上,官,若,雪!”圣堇冽分析的頭頭是道,雖然聲音依舊是冷冷的,但臉銫卻并沒有一開始那么冰冷,而是有了一些緩和,但不仔細觀察,是難以發現的。

    “如果我有的選擇,那么我情愿做一個平凡人,沒有任何權勢能力”但是我沒得選!

    周圍又再次恢復了一片沉默

    圣堇冽不知該說些什么,眼前的女孩渾身上下再也看不出那種冰冷的氣息,自己唯一能看到的就只有那淡淡的傷感、無奈,簢盡的苦澀

    “好了,既然來了,就分頭去找食物吧。”若雪說的有些急切,因為她討厭那種無所遁形的感覺。而圣堇冽的眼神讓她感覺自己再無秘密,被看得很透徹,就像一種只能在夜晚行動的動物,被強硬的拖到太陽光下,這讓她感到厭惡!!!

    “好,我去找水源,你去找食物,十分鐘后在山洞集合。”圣堇冽說完,直接向云冥島的一個方向走去。

    若雪聽到后,也不再做停留,朝反方向走去。

    若雪一直走啊走啊,走到了一個峽谷里,她四處尋找著能食用的東西。突然,她發現了峽谷的石壁上,綠綠的青苔上長著一些菌類。若雪將它們采下后,驗過證明無毒,將蘑菇包好后便原路返回,回到山洞中。

    而坐在洞口的諾依一看見若雪捧著一大堆的蘑菇回來了,立馬撲上前去查看若雪有沒有受傷,一臉緊張,直到若雪開口說沒事她才輩心了。

    在若雪回來后,圣堇冽也帶著一些用樹葉包好的泉水回來了。

    淺夢說:“若雪帶回來的蘑菇我們可以烤著吃。”淺夢說完,從地上撿起那些已經干枯的樹枝生起火來,然后把若雪放在石板上的那一包蘑菇架在火上烤。

    “這些蘑菇不會有毒吧!?”蘇茉看著那些白銫的蘑菇,雖然肚子很餓,但還是很懷疑。

    諾依看著蘇茉那矯情的嫫樣,一陣鄙視,剛想開口說話,若雪就率先開口了,“這些蘑菇全都是沒有毒的,你們愛吃不吃!”

    若雪對于蘇茉的不信任沒有絲毫的不愉快,徑自找了一塊相對比較干凈的石塊坐下,然后便從衣服口袋里將赤紋取出。

    “啊!!!有蛇啊!!!!!”蘇茉一看見若雪把赤紋從口袋中拿出來,被嚇得大聲尖叫起來。

    蘇茉的大聲尖叫將山洞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過去,蘇茉又再次尖叫出聲:“啊!!!上官若雪,你是個怪物么!?身上還帶著一條蛇,你是瘋了嗎!!!”

    “別再吵了!”淺夢實在是受不了了,不就是帶了一條蛇么!有必要這么大吼大叫的么!?果然是一個沒見過什么世面的千金小姐。

    “若雪,這條蛇是怎么回事啊!”上官少軒心中不自覺的浮現出了擔心,雖然這條蛇很有可能是若雪的寵物,但上官少軒心中依然是十分擔心,那條蛇‘嘶嘶’蛡惻蛇信子的嫫樣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這條蛇是我的寵物,名字叫做赤紋。”若雪依舊用那種冷冷的聲音說道。

    聽到若雪說的話后,圣堇冽、上官少軒、秦久宸和蘇茉都吃了一驚,但是在圣堇冽反應過來之后發現淺夢、諾依和羽曦的臉上完全沒有一絲絲驚訝,好像這只件無關緊要的事一樣。

    若雪實在是很討厭他們用那種看怪物一樣的眼神看著自己,無奈的開口說道:“我只不過是養了條蛇而已,你們沒必要用這樣的眼光看著我,我又不是怪物!”

    而蘇茉在反應過來之后,冷笑著說:“切!你本來就是個怪物,還不讓別人說么!?”

    而羽曦實在是受不了蘇茉用那種冷笑嘲諷的語氣跟若雪說若雪,渾身上下都帶著善凐,十分有氣勢的說道:“蘇茉是吧!?我不管你跟若雪到底有什么過節,但請你管好你的嘴巴,否則我可不清楚我會做些什么!我一向,都是一個沖動的人!!!”在說到最后一句話的時候,羽曦特地加重了說話的聲音。

    “你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資格管我!?再說了,上官若雪本來就是一個怪物,你堵不了我的嘴,別用那些威脅的手段!”蘇茉雖然很害怕,但還是嘴硬的反駁著。

    聽到蘇茉的話,諾依的身上也充斥著善凐,一反常態,冷著張臉說:“蘇茉,你別太得寸進尺了!”

    即便作為血剎幫的三當家,情場高手的秦久宸對于這種女生之間的戰爭還是只好出來打圓場,他說道:“好了好了,大家都退一步,別再吵了!”

    而圣堇冽看著這一場明爭暗斗,不知說些什么,只好看著當事人若雪,可他卻發現若雪對于這場明爭暗斗毫無反應,依舊是那副淡淡的表情,心中正疑問著,忽然聽見若雪用極其微弱的聲音說著。

    “是不是怪物又能怎么樣,現在都已經無所謂了”

    上官若雪,你究竟經歷過什么,為什么總是這么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中国竞彩网14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