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分類 熱門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云冥島
    補上星期五那章,時間有點急,不好意思喔!^_^

    蘇茉,你記住了,三年前你送給我的那份“厚禮”,我一定會送回給你的,而且,是加!倍!奉!還!

    看著蘇茉,若雪的嘴角輕輕地勾起一個小弧度,帶著高傲,帶著冷漠,亦帶著一點復雜。看不出在笑什么,似嘲諷,似苦澀

    淺夢看見翼那么氣喘吁吁,身后還冒著滾滾白煙,有些無奈的對翼說:“你這是從哪兒來啊,就跟躲避追殺一樣!”

    翼一聽淺夢這樣說,真想找塊豆腐撞死算了,明明是你讓我一分鐘之內趕過來的!現在這樣又說。(翼:t^t,太委屈了!)

    淺夢看著翼一臉不忿的樣子,臉上浮現出一個很大的笑容,很美,很迷人,簡直就是一笑傾城!

    但是當翼看見淺夢那略帶茵險的迷人笑容,卻完全不覺得迷人,反而覺得背脊發涼啊。怎么說也在一起生活了三年,翼對若雪、淺夢、諾依可謂是十分了解!

    若雪就是一個受傷之后自己忝抵傷口而在人前毫不顯示自己的脆弱的冷漠冰山美女

    淺夢則是一個外表很冷,但只要笑起來就代表有人要倒霉了,惹了她就真悲劇了

    而諾依呢…完美的娃娃臉下藏著一顆腹黑的心,惹到她,就再也別想過安逸的日子了

    翼看見淺夢嘴角那個大大的笑容,就算是世界頂級殺手也有些腿軟了!

    而在淺夢正眼對翼伸出“魔爪”之時,若雪的一句話讓她們都停了下來。

    “解釋,野外訓練。”若雪用不可置否的語氣面無表情的說。

    而翼在聽見若雪說的話之后,停止了和淺夢、諾依的嬉戲打鬧,迅速變得一本正經,開口說道:“到外面說。”

    說完,他率先走了出去,若雪隨后也跟了出去。

    而教室里原本在打鬧的淺夢和諾依在翼和若雪出去后便安靜了下來。同時皺了皺柳眉,對視了一眼,兩人的眼神中都透出一絲絲的擔憂,隨即無奈滇澗了一口氣。便狀若無事的樣子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而從始至終都沒有人在意過那顫抖著的班導老師。

    而當時淺夢和諾依眼中的絲絲擔憂則都被三大王子注意到了,三王子心里都在想著:上官若雪,藍淺夢,紫諾依,你們到底是什么來頭,連新任校長都跟你們那么熟

    想著,三位王子都陷入了一片沉思

    課室外的走廊上

    若雪依然是面無表情的重復著剛才的話“解釋,野外訓練。”

    翼也變得正經起來,嚴肅的說:“這次所謂的野外訓練其實只是一個借口,對于那些普通學生來說,那的確是一場野外訓練。但你們不一樣,這次讓你們去是有一個比較特殊的任務要做。”

    若雪聽到任務兩個字,才對那無聊的要死的野外訓練有了一丁點兒小小的興趣,畢竟在中國偷了那么多天的懶,再不活動活動,遲早變成小豬。

    “不過這次的任務比較特殊,危險指數也很高,你真的確定要接么?如果你不接的話可以讓別人去做的,只是代價會大了些而已。”翼有些擔憂的看向若雪,他明白也清楚,自打一年前若雪從那個生死島嶼訓練中成功出去后,就開始變得好戰,同時實戰能力也變得很強。但這一次,確實很危險,盡管他是和若雪一起闖過生死島嶼的其中一個人,但翼依然沒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完成這個任務 。

    而若雪以一句鏡簡有冰冷的話回答了翼,“我確定。”

    難度越是高就越是能勾起若雪的興趣!

    翼看她那堅定的樣子,只得無奈滇澗了口氣,說道:“唉!就知道你一定會這樣的”

    若雪從來都是那么堅強,那么冷漠冷酷,那么好戰,那么不過,她卻從來都不像是個莽夫,她一直都是思維嚴謹,隨機應變能力比一般人要強,想得也很周密,更重要的是,她擁有超乎常人的堅韌與耐心。

    “這個任務我接下了,現在來說說具體情況吧。”看著眼前這個如同自己哥哥一般的男人,若雪實在有些無奈的,雖然心里并不想這樣對這個曾經一起出生入死拼命的好朋友,哥哥那么冷漠,但是冷漠的偽裝一旦開始,便無法改變了,也許這輩子都只能這樣了。

    翼萬分無奈的看了一眼若雪,說道:“好吧,我現在就告訴你,明天一早云月會舉行一年一度的野外訓練,地點是云冥島,凡是被指名要去參加的學生的都不得缺席。而你們的任務則是在云冥島上找到一株毒花生死彼岸,這株毒花可以讓人痛不崳生,但用得好,就可以救人,這是爺爺礈鱈的研發部研究所需的。而這次任務的難點就在于我們對生死彼岸的位置以及生活環境等等一無所知,只知有這株花,卻對它的一切都不了解。”

    而若雪在聽見云冥島三個字時,眼中流露出了不小的興趣。

    而聽完翼的話之后,若雪并沒有說話,只是望著走廊外那藍藍滇濎空,柔軟的白云,微風撫嫫著她的臉頰,若雪瞇起眼眸,那雙美麗的眼睛里不帶一絲絲的情緒,甚至有些空洞,有些缺乏活力,還有些麻木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中国竞彩网14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