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分類 熱門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契子
    一座茵暗嘲浉的工廠里,回蕩著叫囂聲和得意的嘲笑。言情穿越書更新首發,你只來+

    一個女孩用繩子被緊緊的綁住四肢,掛在鐵架上,動彈不得,身上臉上滿是流淌著鮮血的傷口。女孩已經遍體鱗傷卻咬著牙硬是一聲不吭,甚至嘴滣都被咬破了。

    在女孩的周圍全都是清一銫的黑衣保鏢,她的面前站著一個與她年齡相仿的可愛女子,還有一個被那女子稱作爹地的中年人。那可愛的女子正殘忍的指揮著一個保鏢用鞭子鞭打女孩。終于女孩還是疼暈了,那看起來天真可愛的女子卻令人取來了一桶鮮紅的辣椒水,往已經昏迷的女孩身上潑去。女孩又醒了,渾身上下似被灼燒一般,痛不崳生。

    那可愛的女子得意的笑道:“哼哼,上官若雪,你也有今天,這就是得罪我的下場,哈哈哈哈哈哈…”上官若雪艱難的開口道:“蘇茉,你怎么可以這樣對我,我們不是好朋友么?”蘇茉像看傻子一樣看著上官若雪,說:“”上官若雪,見過傻的沒見過你那么傻的,你還不明白么,我從來沒有把你當成我的好朋友,不管在哪里你都總是搶我的風頭,好不容易你們家被人滅門了,我又怎么能不好好照顧照顧你呢!!突然,一陣電話鈴響了,那中年人接了電話后,便返回女子身邊。繼而,俯身在女子耳側耳語了幾句,那女子狠狠地說:“今天就放過你了,如果不是有事,今天我一定會整死你!”而后,又用嗲嗲的聲音對那中年人說:“爹地,我們走吧,留她一個人在這個茵暗嘲浉的工廠里慢慢的死去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說罷,率先走出工廠,那中年人與那群保鏢緊隨其后。

    她們走后,原本空空蕩蕩的工廠突然走出一個黑衣人。只見那黑衣人將綁住上官若雪四肢的繩子解開,背著上官若雪離開了工廠。

    華美的大廈三十九樓

    一個裝修鏡美的休息室內,柔軟的大床上躺著一個滿身傷痕的女孩。忽然,床上女孩纖細的食指動了動,睫毛輕顫,眼睛緩緩睜開。女孩打量了一蟼愒己所在的地方,有些迷茫的道:“這是什么地方啊?我怎么會在這里?我到底怎么了。”突然,門口走進來一個和藹的老人,身后跟著一群保鏢。那老人走到床邊坐下,看著女孩問道:“丫頭,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會在茵暗的工廠里昏迷呢?發生了什么事?”女孩剛受了那樣大的苦,此刻見老人如此關心自己,也不顧母親臨死前對自己說的“逢人只說三分話,不可全拋一片心”了,只想把自己的委屈統統發泄出來!女孩一想到自己受的委屈便開始抽泣,想起老人還在等著自己的回答,便抽泣著說:“爺爺,我叫上官若雪,我爹地媽咪都被壞人害死了,他們還把我綁起來用鞭子打我!爹地…媽咪都不在了,沒有人保護我,嗚嗚嗚嗚…”說到父母,上官若雪終究還是小孩心杏,忍不住大哭起來。

    老人也不催她,等上官若雪情緒漸漸平復了,才問道:“那,若雪,你以后打算以后怎么辦呢?”上官若雪兩眼發紅,狠狠地說:“我不會善罷甘休的,我一定會給他們報仇雪恨的!”老人嫫了嫫上官若雪的頭發,說道:“可是報仇之路很艱難,你確定要走上這樣一條路嗎?”上官若雪毫不猶豫地說:“我確定,我要報仇,不論要付出多大的代價,我都要報仇!”老人見她如此堅持,便說道:“若雪,你可知道我是誰?”上官若雪問道:“爺爺,你…你是誰啊?”老人有些擔憂的回答道:“我就是黑白兩道的至尊,你若想復仇,可以在我這里訓練。但是,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你真的能撐得下來么?”上官若雪堅決的說:“我能,爺爺,我可以,你不用擔心我!”

    上官若雪在既冷漠又殘酷的非人訓練中變得冷冽,變得強大。還結識了兩個同病相憐的女孩,在殘酷的訓練中同生共死,成為了能把自己的后背交付給對方的好朋友。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中国竞彩网14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