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分類 熱門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又是你
    伊麗絲在街上閑逛著進了一家酒吧。

    海莉穿著妖艷的深紅銫旗袍,燙金的花紋在煤油燈下更加刺眼,用折扇抵著下巴“小姑娘,好久不見。”

    “裙子很漂亮,謝謝。”

    伊麗絲坐下的時候有人遞她一杯起泡酒,今晚唯一不同的是多了些穿黑西裝的人,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酒客們無視掉這些人繼續跟吧臺的人玲濎。

    “最近抓了多少吸血鬼啊?”

    吧臺的大叔停下擦杯子的動作伸出一個巴掌。

    “5個也不多嘛,要知道他們的血對于我們來說是好東西。”

    “5個已經算好了,其他的都讓給黑手黨了。”面無表情的人繼續喝酒,伊麗絲看著泡沫發呆。

    “現在洛基要和轉族打仗,到時候想抓都難,而且我們抓的不過是低級吸血鬼,那些貴族們的血更厲害。”伊麗絲喝了一口酒,默默地消化著這些信息。

    “抓到以后會怎么處理?”伊麗絲壓低的聲線,心里莫名的憤怒。

    “當然是直接抽血啊。”大叔覺得這句話多余,不打算說太多。

    “血族是不能自產血噎的,抽干了怎么辦。”

    “那時候只會化成些塵埃,掃掃就行。小姑娘對血族的了解不少啊,知不知道哪里還有,到時候付你報酬。現在連吸血鬼獵人抓到都不獵殺直接送到這里。”

    伊麗絲搖搖頭,有些明白為什么夜蘭如此痛恨人類。彭格列,應該不是黑手黨吧,憑借著這個小小的希望回到街上。

    “嘿,你的酒還沒喝!”身后傳來大叔的聲音,好像連錢都忘了付。

    夜晚的風有些刺骨,路燈也是昏暗的,難得跑出來了怎么能回去呢,至少要待到日出。

    夜蘭扶著窗邊,卡杰娜問“真的記起來了嗎?”“血族的負擔太重了,剛剛只是給她喝了止疼藥而已。”

    “總有一天會全部恢復的,伯爵……”

    “只要菲尼斯還活著就不會有事。”他在賭,用血族和人類的千百年來的分歧。

    的確回到了洛基,以這種方式,可是她連怎么來這里的都不知道。就像到了另一個世界一樣陌生。

    “血……人類的血……”周圍的氣溫又降了幾度,才發現街上沒有人,甚至是生物。

    “血……”又來了,從拐角處走出一些人,目光呆滯行動緩慢,口中不斷的低喃著,伊麗絲提起裙擺,才知道傷口裂開了,因為藥的緣故沒有知覺。

    這時候怎么止血呢,下意識地嫫口袋,里面有一支手槍。

    “這個時候出去很危險的,到處都是吸血鬼,除了獵人。”大叔忽然想到什么,把頭探出門外。

    “那個女孩是獵人?真看不出來。”回頭繼續擦杯子。

    周圍又恢復了死寂,身邊傳來皮鞋踩地的聲音,速度很快,出自本能的拔槍回頭,一只手握住自己的手,下意識地地按下扳手。

    手槍咔咔地響了兩聲“連擊錘都沒有按,要是別人你早就沒命了。”是giotto。

    看起來挺重的黑銫披風,前面用金鏈條固定,腳上穿著一對長筒靴,里面還穿了一套條紋西裝。他不熱么?

    “怎么穿成這樣?這里很危險,快走啦。”把giotto向前一推,這種裝束怎么看都跑不快。

    giotto愣了一下,本來想跟她開個玩笑“出了什么事?”

    “快跑,不然死定了。”怎么碰見他就沒好事呢?

    咚!咚!咚!不遠處的教堂鐘樓發出聲響,伊麗絲拉起身邊的人向前跑,大腦傳遞的唯一信息就是不斷向前。

    因為洛基的夜晚,從此屬于血族。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中国竞彩网14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