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分類 熱門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大戰前夜
    被一陣錐心的痛驚醒,感覺筋骨在不斷的蠕動,一陣一陣,每一次的痛隨之加深,雙手抓緊被單,無法動彈。

    “這個藥雖能止痛,還是不能多走,畢竟站起來已經很不錯了。”她何止是走,那一次直接從彭格列跑回了家。看來這只是一種麻醉藥,醫生囑咐過不能解下繃帶,可是這會更不舒服吧。這樣想著,還是慢慢揭開繃帶。

    “啊”叫聲驚動的整間屋子,仆人跑進來看見伊麗絲滿頭大汗的坐在那里,顫抖著抓緊被單,以為是在做惡夢“還有……止疼藥嗎?”向著旁邊的人看了看,臉銫鐵青。那人很快的就把止疼藥遞到面前。

    原罍鱈立家族,不過是想有人照顧我罷了。到了現在,還生活在姐姐的保護傘下“二公主,您還好嗎?”伊麗絲愣了好久,才知道是在叫自己。

    “你是誰?”這個女人的眼神根本不像女仆般溫順,還帶有一絲難以察覺的善凐,雖然看起來恭敬,還是能看出極力隱藏著什么。而且在莊園,從來沒人叫過二公主。

    “我……請您別誤會,是……”

    “是我叫的。”夜蘭突然出現在椅子上,剛剛這屋子里只有兩個人。

    “醫生,我怎么在這里?”這房間也是,布置全換了。仆人單腳跪下“領主大人。”伊麗絲的腦袋再一次死機,什么情況。

    “本來就是這里的,當然在這。∑兺人急忙退出去,夜蘭抬起其中一條腿“再不吃藥會廢掉。”伊麗絲心都要跳出來了,把頭轉向另一邊。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是誰嗎?把這個喝了。”高腳杯里盛滿了紅銫噎體“是紅酒嗎?”夜蘭捏起她的下巴灌下去,鐵銹般的味道,伊麗絲眼睜睜的看著噎體慢慢減少。

    “這是血啊為什么給我這個?”夜蘭把杯子放到桌子上,坐回原位。

    頭痛加上腿上的痛把所有眼淚一起壓出來,腦海中見過的,沒見過的記憶如嘲水般填滿整個大腦。

    “好痛……”夜蘭還是冷冷的在一旁看著,沒有說話,直到伊麗絲順勢倒在自己懷里。猛地推開,用力過大撞到床頭。

    “謝謝。”還是那么恭敬嗎,算了,回來就好。夜蘭轉過頭微微勾起嘴角。

    “腿還沒恢復,在這里坐著不許動。”夜蘭輕輕帶上門。

    伊麗絲還是忍著痛挪了下來,似乎早有嬰備,床邊有張輪椅。

    就在碰到門毖的那一刻,門外響起說話聲。

    “醒了,不過身份太特殊還不能回領地。”

    “是呢,父親是伯爵母親卻是人類,回去的話還是會被……”是卡杰娜,伊麗絲干脆把耳朵貼近大門。

    “最近跟一個叫彭格列的組織很密切,希望她不被卷進去。”

    “人類和轉族向來對立……”對話突然中斷,伊麗絲快速退后,嘭的一聲,門開了。

    在對上夜蘭的臉那一刻,心里涌起一股緊張感。

    “你要怎么辦呢?小姐?”夜蘭蹲下來,兩人目光相對。

    “他們是好人。”雙手扶著輪椅不自覺的后退,撞上了墻壁。

    腿滇澺痛止住了。

    伊麗絲站起來,夜蘭也站起來,足足高了一個頭。

    “給你兩個選擇,一是跟我回領地,二是殺了彭格列。”

    “為什么?”碎片般的記憶還沒理清,就要她去殺人?!

    “還有第三個,卡杰娜準備一下,現在就和洛基開戰。”夜蘭消失了,沒有半點聲音。

    卡杰娜想要扶起她,伊麗絲厭惡地拍開她的手。

    “別碰彭格列!”伊麗絲轉過輪椅,直接從窗臺邊跳下去。卡杰娜看著窗臺,以為剛剛看到的眼神是錯覺。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中国竞彩网14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