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分類 熱門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怪物
    大雨在為空演奏鎮魂曲。言情穿越書更新首發,你只來+

    冰冷的雨水打在伊麗絲身上,長發披散著跪在那里,懷里躺著空。

    五分鐘前,空在子彈打過來的時候護住她,后背已經染紅了一片,伊麗絲看不清楚兇手,抱住將要倒下的身體,像木偶一樣站在那里。

    “我說過的,保護別人之前要保護自己啊笨蛋,記住,你不是一個人,死了只會讓別人傷心。”哅口被人塞進一塊石頭一樣難受。伊麗絲什么都說不出來,抱住她一起跪了下去。

    為什么人要互相傷害呢,明明知道會很痛啊。

    伊麗絲把空放到地上躺好,心里從未有過的憤怒,拿起地上的劍直接向靠過來的人砍去,他們已經失去了做人的資格,是從人類變成的怪物。

    手起刀落,砍到的人連血都沒有直接變成一團灰塵一樣的東西散開了,伊麗絲沒有表情的繼續用力砍,直到再沒有‘人’靠近。

    伊麗絲身上沾滿了血,勇士般的站在那里,那些人再擋不住誘瀖沖過來,可他們猛地停下來,眼前無故升起冰塊,向他們的哅口刺去,周圍的水珠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復制出無數冰塊。又一批倒下了,很奇怪的,這些人沒有化成灰,卻是直直的向后倒地。

    雨變小了,面前出現一個身影,伊麗絲抬頭,大祭司穿著華服站在前面,笑的猙獰。

    “果然是個怪物,當初應該一早殺了你。”大祭司握住她的手臂用力一提,往前推了推“這些人因為你死了,怎么辦?”伊麗絲回過神來才發現滿地都是人。

    “不是……我不是怪物……不是!”伊麗絲抱著頭退后,踩到什么坐了下來。

    【“她會用冰打人,是怪物,別跟他玩。”一個小男孩對著伊麗絲吐出舌頭扮鬼臉,另一個拿起地上的石頭朝她扔去,一些路過的小孩也跟著扔,那時候也是坐在地上無助的哭泣著。空拿著木劍沖過來才一哄而散,扶起伊麗絲拍了拍身上的塵土“笨蛋,為什么不還手。”“打到他們,會痛的吧,知道會很痛所以……”不斷的擦拭著眼淚“別人打你一定要還手,讓他也知道你痛就不會欺負你了。”】

    從那以后,伊麗絲把這個秘密藏在心里,再沒拿出來。

    “不是?”大祭司笑的更歡“你的爸爸是怪物,媽媽也變成了怪物,你當然是怪物。”

    爸爸媽媽?伊麗絲茫然的看著他“他們在哪里?”抓住大祭司的袖子搖晃“他們在哪里?”大祭司用力一推,伊麗絲倒在了空身邊。

    大祭司看著她的臉,輕蔑的笑道:“你這個女兒都不知道,我哪知道。”他毀了那棟莊園,把兩個女孩帶到皇嗊,伊麗絲學什么都不好,空倒是很努力的學劍道,國王多次勸她要像個女孩子,空只是回答:“只是會劍道而已,又不是去打仗。”國王無奈的搖搖頭,決定將她當繼承人培養。

    大祭司當然不愿意,有一次國王在花園里開玩笑說“再找不到就你來代理國家。”大祭司表面恭敬,其實早把這句話當真,國王被艾倫打傷的時候他內心狂喜,直接就坐上去了。

    “是大公主那個傻瓜,居然為了所謂的自由利用權利幫你打開天空之城的通道,不然你認為那么輕易的就能出去?”大祭司拿起旁邊的劍扔出數米,從口袋里掏出一把槍,指著空的頭部。

    他想看到伊麗絲崩潰,所以毫不猶豫的說出他知道的全部。

    伊麗絲抱起空,用盡力氣喊“別過來!”即使手臂因為害怕而顫抖,還是緊緊的抱住。瞪著他大祭司舉著搶一步步靠近,他很清楚伊麗絲已經沒有力氣反抗。

    “就是這個眼神,很像呢……”還沒說完,猛然倒地,口中吐出一口鮮血。

    雨停了。

    “伊麗絲,我們來了。”綱吉穿著西裝,用手擦擦額間的雨水,剛想過去扶起她,眼前突然升起一條條箭頭一樣的冰柱,下意識的往后一躍,不可思議的看著她。

    “別過來……”幾乎哀求的語氣,她每次用完這個能力體溫就會下降,這是身體所能承受的最大限度。

    “伊麗絲?”綱吉握住其中一根冰柱,寒氣讓他縮了回來,從口袋里拿出打火機,在冰柱上烤了幾下。

    冰柱完全沒有融化的意思,綱吉眉頭一皺,難道?!

    “首領,你來一下。”綱吉回頭喊,伊麗絲把頭低了低,她不想被他認為是怪物。

    “怎么了?”gitt的目光在那些冰柱上。

    “用死氣之火試試。”綱吉滇濁議讓gitt楞了一下,還是照做。

    還是不能融化,綱吉穿上自己的手套吞了兩顆死氣丸,無視掉所有人的眼神握住了冰柱,比gitt的火焰顏銫還要深。

    “一會再解釋。”語氣也鎮定了好多。

    冰柱瞬間融了一半,露出一大片空地,伊麗絲看著綱吉,身體不住的顫抖著,一半是因為冷,一半是因為害怕。

    大祭司不知被誰拖走了,綱吉熄了火焰向她伸出手,伊麗絲挪到了墻壁,綱吉才發現她懷里躺著空。

    “別過來……我是怪物,誰都不會喜歡我的。”伊麗絲貼住墻壁,聞到刺鼻的血腥味。綱吉的手定在半空,突然想起那個故事。

    一個自認為自己是怪物的小女孩的故事。

    伊麗絲著天空突然笑了。

    “姐,天亮了,你起來好不好,手臂都麻了。”聲音都沙啞,眼淚不停地流下來。多久沒哭過呢,她記不清了,這時候她除了哭什么都沒想。

    綱吉意識到發生了什么,向后退了幾步,然后一群人過來把空從她懷里抬走,伊麗絲沒有反抗,縮在角落里抱著膝蓋,徹骨的寒氣不斷涌出。

    gitt把披風妥下來蓋在她身上“好點沒有?”無意中碰到了她的手臂,發現她凍僵了。

    把伊麗絲抱起來“去酒店,綱吉斷后,你幫我準備一桶熱水。”指著某個跟班,普通人絕不可能有這種體溫,她現在的溫度好比在冰水中泡了幾個小時。

    一路上誰都沒有說話,伊麗絲像娃娃一樣盯住抬著空的擔架。

    gitt把伊麗絲放在浴盆里,剛想走,伊麗絲拉住了他的袖子。

    “姐姐,死了嗎?”gitt點點頭,伊麗絲松開了手。

    伊麗絲愣在那里,看著浴盤中淡淡的紅銫,那是空的血。

    綱吉站在門外,本來挺好的一次旅行,卻變成了間接救人,只好回了房間。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中国竞彩网14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