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分類 熱門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彭格列經濟危機
    夜晚如期而至,巨大的黑銫幕布遮住云層,只留了幾顆星星,夜蘭換上白大褂,儼然一副醫生的模樣,只是細看的話會發現這個醫生身上散發著善凐。言情穿越書更新首發,你只來+

    “哥,又打算去看她么?”阿斯塔翹起一條腿攤坐在沙發上看著弊大褂。

    “這是醫生的責任。”

    “哦?她只是摔傷腿而已,以你的能力一天就能好了。”阿斯塔把藥箱遞給他。

    “我嫫過,差不多要斷了。”阿斯塔瞬間的呆愣。

    “況且伯爵根本不想她回去。”點了點腳尖。

    “為什么?難道伊麗絲不是他女兒?”

    “世上有兩種封印術。一種是把吸血因子連同記憶一起抹掉,另一種是只封掉記憶,不過兩者共同點是施術者看見被施術者就會死。只是時間長度不一樣而已,其實比起前者,后者更殘忍一些。”

    “有什么殘忍的,不都一樣嗎?”阿斯塔打個哈欠想去睡覺。

    “要是知道看到媽媽的時候媽媽就會死,你會不會看,還不如在施術那一刻看到來的痛快。”阿斯塔站住了,回頭“那是伯爵的意思吧,菲尼斯可是公認的好妻子。”

    “或許吧。”夜蘭直接從窗臺上跳了下去,消失在黑暗中。

    彭格列總部

    “這是今年的財務報表。”

    g只看了一眼就快步走去gitt房間,二話不說把單子摔在桌子上,開始流水般的把壞掉的設施和費用報出來,連gitt都覺得詫異,綱吉恨不得找個洞鉆進去。

    這都是自家守護者拖著初代們練習弄出來的結果。

    “錢的話我來想辦法,在咖啡店里挺好的。”這是他唯一想到的辦法。

    兩個人同時沉默,綱吉只好再次提出“那我看看還有哪些工資高一點的地方。”

    “這不是錢的問題,好吧綱吉你先出去。”g扶額,為了把表弄出來他兩天沒睡。

    綱吉在門外散步,想起昨天gitt把自家守護者全都調去日本分部,說是跟雨月歷練一下,實則是想把他們支開。

    其實也不是走了很久,走了幾家就看見伊麗絲坐在花園里,看到這樣正打算走,被人叫住了。

    “喂,要不要來喝杯茶?”雖然有點奇怪,不過有客人是很難得的事。

    卡杰娜開門讓綱吉進來,綱吉吞吞吐吐的說了早安,才慢慢拐進正題。

    “我只有三百萬,夠不夠?”綱吉嚇到了,自認為沒有談到錢的問題。

    “不是,我是想問你知不知道哪些地方能有高一點的工資。”

    “為什么需要錢,家里出事情了?”“的確是家里,不過不是自己家。”綱吉的腦子瞬間卡機。伊麗絲示意綱吉先喝口水。

    “是不是彭格列經濟狀況出問題啦?”伊麗絲笑了笑,扭頭跟卡杰娜玩笑幾句。

    “都是我的錯,獄寺他們把總部里的設施弄壞了不少,g先生正在和首領商量修理費。”伊麗絲總算是聽明白了大概,感情他是來訴苦的。

    “把我放在床底下的那個箱子里面的箱子拿出來。”

    伊麗絲打開箱子看了看啪的一聲鎖上“走吧。”

    “誒?”

    “去看看災難現場。再問候下你們家首領。”

    兩輛馬車在總部門前停下,g看到伊麗絲微微頷首“綱吉,你終于回來了,pri找你。”

    “我也有事找他呢。”兩人提著箱子就上樓了,g不好意思攔著,只當沒看見。

    gitt看到伊麗絲的時候愣住了,還是笑笑“好久不見。”看到他手上拿著箱子的時候冒出了冷汗,難道她打算住在這里?憑現在的經濟狀況可不行。

    “這個箱子是怎么回事?”但愿不是他想的那樣。

    “伊麗絲說能幫我們一點忙。”綱吉顫抖著打開箱子,滿滿的鈔票上有一張紙條。

    【致gitt先生:這里的錢只夠你們處理破爛,所以請不要用于什么奇怪的地方,別想著拒絕,因為拒絕的話對你們沒有任何好處。又及:上次的事是伊麗絲踩到裙擺自己摔下來的,與你們無關,請不要傻到把責任推在自己身上。】落款:首領and副首領。

    gitt滿頭黑線的合上箱子看著伊麗絲“幫我謝謝你姐姐。還有你家首領。”把箱子推到一邊,旁邊的人拿起箱子快步走去g的辦公室。

    “不客氣。”綱吉捂著嘴低聲問“你寫了什么?”

    “讓他接受滇濙件而已。”綱吉暗暗佩服了一把。“謝謝。”

    這紙條是她用姐姐的語氣寫下來的,絕對沒問題,況且印章本來就在她手里。

    “你的腿還好嗎?”伊麗絲愣了愣,最后點點頭。

    “那就好。”

    伊麗絲起身點頭示意走了出去,到了門外才松了口氣,為什么突然嗅濜的那么快呢?

    總部大廳

    眾人一臉嚴肅的坐在那里,沉默的良久。

    “百倫納家族這次還真大膽,上次躺在那的人就是他門首領的部下。”綱吉坐在gitt旁邊,整個過程都沒說話。

    “綱吉,你覺得怎么做。”這句話的意思擺明了是讓他來決定。

    “我覺得先跟他家首領談談。”

    “我們還剩下多少錢?”

    “能動的都在那個箱子里,大概一百多的樣子。”

    gitt看向綱吉“你去跟那個首領談吧。”眾人全部站起來“要不要等各位大人都回來了再決定。∑兘時除了g,其余的人都在世界各地,過幾天才回來。

    “不行,有些事拖得越久只會很麻煩。”綱吉看著gitt,只覺得氣溫降了不少。他有時候是真的很冷啊。

    “你讓綱吉去根本就是亂來,pri讓我去好了。”g恨不得捶桌子。gitt看了一眼眾人,轉頭看向窗外,g知道他想自己去,為了家族走在最前面的總是他。

    “讓我去吧,我想做些什么。”綱吉一手握拳,一手嫫向口袋,才想起手套和死氣丸在房間里。

    gitt看了綱吉一眼,他只是隨便說說而已,自己去最好,想到g一定會阻攔,才說讓綱吉去。

    于是什么都沒說直接走出大廳。

    綱吉回到房間里坐在被單上,看著死氣丸和手套發呆,對于死氣丸他只說是自己因為生病要吃的東西,不敢說有什么大作用,更不敢說是糖果。

    “你們放開我,藍波大人要找蠢綱!”綱吉猛地一愣,沖出門外左右觀望,走廊上空無一物,是錯覺么?綱吉嘆了口氣,關上房門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中国竞彩网14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