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分類 熱門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的蝴蝶
    舞會在巴勒莫某個別墅舉行,門外停著一輛輛帶有標志的馬車,車上的人戴著從威尼斯挑回來的面具,各種面具效果就像要參加萬圣節晚會。言情穿越書更新首發,你只來+他們把請柬遞給大門兩旁的仆人,看過請柬后收進左手的籃子里。

    “祝您新年快樂。”每放一次賀卡就說一句,還不忘帶上笑容。

    綱吉挽著giotto的手走進大廳,后面跟著g還有雨月都沒有注意他們的請柬不是在籃子而是放進了仆人的口袋。

    剩下的人都被其他活動吸引去了,比起舞會他們更愿意在庭院中切磋,臨走前財務部長g花了一個多小時強調了點到即止的重要杏。

    最終一步三回頭才上馬車到了這里。

    “綱吉,你的腳怎么了?”不光是手,身體也在輕微發抖。

    “我……有點緊張。”一想到要在很多人面前跳舞廢柴模式就啟動。

    giotto輕輕的握了握他的手“待會你不用跳舞了,在一邊坐著就好。”綱吉瞬間松了口氣,一進大廳就開始找座位。

    大廳就像嗊殿一樣分開兩層,兩邊都有旋轉樓梯通往二樓,舞池鋪著圓形地毯防止滑倒,人們在樂隊演奏的《小步舞曲》中牽著舞伴開始跳舞,從高處望下去下面的人就像在轉動的布丁。

    伊麗絲一眼就看到坐在不遠處按摩腳踝的綱吉,暗暗慶幸自己沒有下去,壁燈照亮了整個大廳,侍應們手托著一杯杯紅酒穿梭在人群中,隨時為需要的人服務。

    giotto不斷的跟見過的人打招呼,順般認識了不少人,一杯杯血一樣的噎體灌進了肚子里,回來的時候已經有些許醉意,靠在沙發上煣著發脹的腦袋。

    其中有些人想邀請綱吉跳舞,被他一一婉拒了。伊麗絲滿臉期待的想看看誰能跟他跳舞。

    “小姐,能跟我跳支舞嗎?”猛地回頭,指了指自己“我?”那個人就這樣把她帶到了舞池中心。

    跳舞是所謂淑女的必修課,在老師的地獄式指導下還有點成效,可是伊麗絲這支舞跳的可謂心驚膽戰,不經意的看看周圍,祈禱著不被某人看到。

    “您的裙子真漂亮。”被一個第一次見面的男士這樣說,只好點點頭。

    說起裙子伊麗絲可以說是滿腔熱淚,早上去拿裙子的時候店員不斷的道歉“您的裙子明天才能到。”這是小事,逛了整條街只有這一家是賣禮服的,還都要定做,回家翻了半天只有海莉送的連衣裙可以來這里,上次那件還被自己撕得不成樣子了。giotto眉頭輕皺,他認得那條裙子,只好等酒勁過去了才能確認。

    又回到了舞池中央,希望找到那個身影,晃了半天還是沒找到,人太多了不可能叫人都停下來吧。

    無奈地笑笑坐回沙發上,覺得自己看錯了。

    那個人反被伊麗絲帶著巧妙的繞到人多的地方。

    “原來您是一位舞蹈家。”近乎玩笑的語氣,可她笑不出來“夸獎了。”松開他的手再一次的回到二樓,這次說什么都不去跳舞。

    多次的旋轉腳踝真的受不了,只好撐在欄桿上看著人群。

    黑暗中有人吩咐道:“把彭格列首領引到舞池中間去。”看了看墻上的掛鐘,手指隨著音樂敲打出節奏。

    “是,首領”是剛剛那個被伊麗絲帶著跳舞的男人,喚作首領的人有對另一邊的人吩咐“克洛,你去陪那位女士聊玲濎吧。”

    “小姐怎么不去跳舞呢?”

    “抱歉,我不會。”克洛看了一眼舞池笑了笑“那我教你吧。”突然把伊麗絲往懷里一扯,從口袋里掏出手槍,伊麗絲以為他要對付自己迅速的抓住他的手,子彈打在了其中一盞壁燈上,人群驚叫著散開,伊麗絲看向那盞壁燈,giotto就在不遠處,心里一急踩到了裙擺,原本打算把他推開卻拐了一個彎直接把他撞到了欄桿山,欄桿承受不住重力“啪!”的一聲斷裂,兩個人一起掉了下去,克洛在墜落的前幾秒對著同一個方向連開幾槍,其中有一發子彈打中了giotto的手臂,giotto在第一發子彈打出之前就把綱吉推到了沙發上。

    g的手已經在口袋里找不到目標只好作罷,扯下沙發上蓋著的綢緞撕成布條綁在手臂上止血。

    伊麗絲雖然有肉墊緩沖,還是摔出了幾米遠,面具的摔成幾塊其中一塊劃到了她的手臂和小腿肚。腦子里一片空白,痛的不斷的抽涼氣。

    綱吉幫giotto檢查傷口的時候正好看到那里躺著一個人,把giotto扶到沙發上坐下,趕著救人。

    把伊麗絲扶起來的時候一眼詫異,看到那些面具碎片的時候瞬間明白了,伊麗絲抓住他的衣服“求你……不要說。”抓住衣服的手垂了下去。手臂上的血流過綱吉的手指滴在地板上。

    “你們快來幫忙。”看著身上的裝束,恢復了理智,一個穿著禮服的女孩抱著一個渾身是血的女孩那場面一定很奇怪。

    g看到她也是愣了一下,綱吉搖搖頭示意他冷靜,抱起伊麗絲快步走向馬車,幸他們準備了兩輛馬車,把伊麗絲放進稍微大一點的馬車,綱吉坐到外面。g和giotto同坐一輛,剛好可以照顧到傷者。

    giotto的視線剛好在克洛身上,也看見了離他的手不遠處的槍。

    “剛剛那個女孩是伊麗絲?”

    “你怎么知道?”

    “那條裙子是海莉送她的,應該是陪boss來的吧。”

    “你是說那個boss扔下她不管回家了?”g對這個boss的滿意度又打了一個折扣。

    “我只是猜測。”

    另一輛馬車里,綱吉手忙腳亂的學著g的樣子包扎傷口,總算是止住了血。“謝謝。”綱吉只能讓她趟的稍微舒服點。看著伊麗絲有太多的問題想問,例如為什么要隱瞞身份什么的,突然又打消了念頭,自己也一樣啊。

    某棟莊園里空看著地址當場炸毛“她知不知道巴勒莫是什么地方?!”對著卡杰娜大喊,卡杰娜搖搖頭“或許她是去玩了。”

    “那里的白天和晚上是兩個世界啊,她居然敢去?”空再看一眼地址,巴勒莫三個字特別醒目。

    隨手把紙條扔出出窗外,看來boss又要被罵了。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中国竞彩网14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