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分類 熱門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綱吉穿女裝?
    “伊麗絲,明天我在巴勒莫的朋友辦了個舞會,一起去好不好?”

    伊麗絲回頭,看見giotto穿著一件挺長的披風,披風上的裝飾隨著腳步搖晃出悅耳的聲音,愣在那里看呆了,起初giotto還以為有什么東西黏在臉上望向鏡子,確定沒事以后靦腆的笑笑。特么對于+我只有一句話,更新速度領先其他站n倍,廣告少

    “我……抱歉,明天有事,跟姐姐說好了去看圣誕樹。”眼睛不自覺的看向別處。

    “那好吧,看來我是找不到舞伴了。”聽到舞會兩個字的時候顫了一下,望向窗外。

    剛剛邀請埃琳娜的時候斯佩多及時的走過來抱住她對giotto說“埃琳娜是我的舞伴,就算是primo也不能讓。∑冧他人更不用說,14個人里云雀和阿諾德要出去,藍寶和藍波要留下來看家以外,家里的女仆剛好每人一個。

    “我有個主意,不知道可不可以。”

    “求之不得。”

    伊麗絲抬起頭在giotto耳邊說“綱吉穿女裝應該不錯。”這時,正在房間里發呆的綱吉狠狠得打了一個寒顫,起身拉上窗簾。

    “這個,你們覺得呢?”giotto看向眾人,那個眼神好像綱吉不行就挑你們其中一個人一樣。

    自家首領的意圖還是能看出來的,獄寺對著綱吉的房間說了無數聲對不起之后打開了大門。

    接著就是某人非常驚恐的抱著枕頭喊“你們要干嘛?!”山本從背后扣住綱吉的手,獄寺及時把一條長裙套在他身上,意外的合身。還沒反應過來又不知被誰戴上了假發,回過神來自己已經站在穿衣鏡前面。

    綱吉愣了好久都不知道里面那個人是自己,直到“綱吉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女的。”giotto也很滿意這種效果,但更多的是驚訝。

    前面的倒三角劉海沒有變,剩下的頭發連同假發梳成一個大波浪馬尾,身上套一條橙銫綢緞做的晚禮服。

    “十十代目?!”獄寺一句話引來無數目光。

    “你叫他什么?十代目?”雨月懷疑自己聽錯了。

    “他是家里的第十個繼承人,所以叫十代目。”綱吉看向獄寺松了口氣,現在露餡可不好。

    “原來綱吉君是個少爺啊,如果是女孩子就好了”一句話引得客廳里所有人捂著嘴偷笑。

    “我是如假包換的男人。”

    “明天辛苦你當一下小姐,因為我沒有舞伴。”giotto拍拍他的肩膀綱吉一臉怨念的望向伊麗絲,正好看見某人幸災樂禍的表情。

    “綱吉,為了明天不露餡,現在練習一下女孩子的舞步。”giotto把綱吉一把扯過來,環著他的腰開始旋轉,某個女仆拉起手中的小提琴。

    綱吉專心的盯著自己的腳害怕踩錯地方,遠看竟然毫無違和感。

    伊麗絲在沒人注意她的時候退出去,輕輕關上了門。

    漫步在幾乎沒人的街上,還在想著昨天那張賀卡,她不能去,雖然不清楚丟了什么重要的東西,可是寫賀卡的人擺明什么都知道。

    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腦海中不斷的想著,終于回到了家里。

    桌子上又多了兩張紙條。

    一張是空留的,她要去一趟收容所。

    還有一張是賀卡的后續,舞會的地址也在巴勒莫。

    不好的預感于腦海中閃過,同一個舞會?!伊麗絲向后一靠坐在了椅子上,不經意的看到了放在一旁的蝴蝶型面具。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中国竞彩网14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