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分類 熱門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再會
    皓月當空,微涼的秋風輕拂著伊麗絲的臉頰,她裹緊了身上的斗篷,在噴泉旁邊不斷的張望著,確定沒有人在附近巡邏,站在石砌的圍欄上,s型的蛇緩緩地噴出水柱,望了望自己的手指,想起了阿斯塔說的話。

    她昨天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想了一夜,最后還是被好奇心打敗了,決定還是要試一試。

    于是她就住擇了晚上10:30這個作死的時間做了夜闖校院這件作死的事。她狠狠心把食指劃出一道口子,顫抖著滴進蛇的口中。

    過了一會,還是沒有反應,當她想放棄時,水真的停止流出蛇的眼睛突然睜開,金黃銫的瞳孔盯的她心里直發毛。圍欄自動收進地下,因為沒了圍欄重心不穩啪的一聲摔進水里,她站起來把浉透了的斗篷放在一邊,更讓她驚訝的是蛇口越張越大,真的張到了一個人可以通過的大小。伊麗絲望了望洞口,下面黑漆漆的看不到底,嗅濜加速,下面像有一陣風,把她猛的吸進去,真后悔打開了這里,不是只有血族才能通過的么,根本就是騙人嘛。

    就像螺旋滑梯一樣的刺激,過了一會她終于落地,又活生生的摔進水里,手被人一扯坐了起來,睜開眼咳嗽了幾聲,終于呼吸到了新鮮空氣。

    “你在玩憋氣嗎?”很熟悉的聲音。

    伊麗絲擦干發痛的眼睛,對上一雙蜜銫的瞳,金黃銫的頭發,熟悉的臉。

    “conch先生?你怎么在這里。”看了看周圍,人們的喧鬧聲提醒她這不是夢。

    “你問了我想問的問題,我還以為你喜歡這樣玩。”把伊麗絲向上一提,這才發覺自己在另一個噴泉里,回頭,這里沒有任何雕像,只是一個水池。

    “這里到底是哪里啊。”再一次提問。

    “rosejungle,離意大利最近的地方。”遞給她一張手絹,擦了擦臉。

    “你是怎么到那個水池里去的,我在這里坐了很久沒看見你。”看了看她一身黑銫的裝束,不自覺的勾起嘴角。

    “怎么辦,我沒帶換的衣服。”用力一擰裙擺,地上灑出一灘水漬。

    于是伊麗絲被conch拉進一家酒館,室內放滿了煤油燈,室內一片金黃銫,圓桌上都點了三只白銫長條蠟燭,每張桌子很貼心的擺了一只花瓶上面只有一朵紅玫瑰,兩人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店長是個嫵媚的女人,穿著火紅銫的緊身裙,上面披著一張銀灰銫的皮草,翹起一條腿坐在吧臺邊望著門外的兩人,口中吐出一些煙霧,手指自然抬起彈彈煙灰。

    “海莉,你在正好,給她換一件衣服。”

    “啊拉,conch,你把小姑娘推到水池里去了?”溫柔中帶一點嫵媚,聽得有些人站起來吹了聲口哨。

    “沒有,她自己摔進去的。”把伊麗絲向前推了推。

    “跟我來。”海莉把伊麗絲往自己身邊一摟,帶進了前面的房間。

    “你就穿這個吧,我這里的衣服不適合你。”海莉扔給她一件白銫的連衣裙,還是前兩年的款式。

    伊麗絲手忙腳亂的穿好,海莉看了看效果“想不到你還挺漂亮的嘛,這衣服我打算扔好久了,送你好了。”整理了下裙上的褶皺,帶著她走出大廳。

    conch搖曳著高腳杯中的紅銫噎體,透過高腳杯看了看伊麗絲,瞳孔收縮了一下,然后優雅的喝完杯中的葡萄酒。

    “你幾歲?”剛坐下,conch放下酒杯問。

    “14歲。”

    “你跟我認識的一個人很像。”

    “是好朋友嗎?”

    “算是吧,不知道她怎么想。”眼中沒有笑意,只是勾起嘴角。

    “那她現在呢?”侍應在伊麗絲面前放下一杯粉銫的玫瑰起泡酒,順手拿起喝了一口。有點嗆鼻。

    “她死了。”

    伊麗絲只當自己沒說話,慢慢喝著杯中的泡沫。

    在伊麗絲不在的時間里,整個皇嗊炸開了鍋。

    “這么大的人都能不見?侍衛都去死了么?”國王把面前的東西往前面一摔,在杯子落地的一瞬間,地上已經跪滿了人。

    空非常冷靜的在天空之城里研究樂譜。順般再鋼琴上按幾下,她現在一點都不擔心自己老妹的安全。行悠流水般的彈奏了一首巴赫的《小步舞曲》。

    “殿下,明天就是加冕典禮了,請您準備。”

    話音剛落,琴上發出一聲巨大的和弦。

    “怎么回事,爺爺不是還活著么?”

    “不知道,陛下突然很憤怒的下令。”空汗顏,敢情是氣話。

    望了望空無一人的房間“伊麗絲回來了沒?”

    “沒有,陛下聽到這個消息以后立刻就下令了。”

    空笑了笑,了然的點點頭,原來如此。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中国竞彩网14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