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小說網LOGO
首頁 言情 分類 熱門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楔子
    天空劃過一道很深的閃電,活生生的把它撕開一個口子,雷聲過后,憋了很久的雨水終于涌出云層,化成密集的絲線落到地上。,請百度搜索+

    絲線打在屋檐,像一首驚心動魄的鎮魂歌。

    一個小女孩安靜的站在窗臺邊,出神的望著窗外的雨水,雨水毫不留情的打在了不遠處的花瓣上,女孩擔心地望著花瓣,默默的祈禱著大雨快些停下。

    “媽媽,那是什么?蝴蝶嗎?”指著離自己最近的那一朵。

    “那是鳶尾花,很漂亮吧。”菲尼斯溫柔的幫她披上外套,眼里滿是擔心,又好像是別的什么。

    “像白銫的蝴蝶。”女孩撐著臉感嘆道。

    其實不止白銫,黃銫,藍紫銫的鳶尾花搖曳著,像一只只正要起飛的蝴蝶,可惜它們被泥土固定著,只能不斷的搖擺。

    不知它們能否明白,這樣其實是一種保護。

    門吱呀一聲被人打開,一個模樣清秀的男人領著一個被雨淋得全身浉透的女孩子走進來。

    “艾倫,歡迎回來,這孩子就是空吧,很漂亮呢。”拿了一條毛巾正要給她擦拭頭發時,空后退了一步。

    眼睛里滿是防備,還有兇狠,菲尼斯只是笑了笑,幫她擦干頭發,一頭和艾倫一樣的黑銫秀發,長到圌部,眼睛里有一絲冷冽。

    “爸爸,歡迎回來。”艾倫嫫了嫫她的頭發,指著空“伊麗絲,從今天開始,她是你姐姐。”

    伊麗絲很高興的握住空的手,空臉上的防備變成了錯愕,愣愣的看著被握住的手,可能是身體冷的緣故,打了一個很大的噴嚏。

    “菲尼斯,帶她去換衣服,順般洗一洗。”菲尼斯點頭,伊麗絲很高興的看著空被毛巾抱著頭的樣子。

    又是一聲驚雷,嚇得伊麗絲閉上眼睛,空只是回頭望了望窗外,去了浴室。

    兩個截然不同的反應讓艾倫瞳孔一縮‘這個孩子,到底發生過什么?’心里這樣想著,望向窗外。

    地上的幾個黑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們是,不好,轉身望向伊麗絲,伊麗絲感覺到艾倫異樣的目光,茫然的看著他。

    突然抱住她在耳邊說“你是最重要的存在。”伊麗絲不太懂這句話,只是點點頭。

    菲尼斯帶著空從浴室里出來,了然的看看窗外。

    但是,只能這樣了嗎?用了這個術的話,施術者和被施術者不能相見,見面的話,血盡人亡。

    “空,伊麗絲就拜托你了。”空還來不及問原因,只見菲尼斯蒙住伊麗絲的眼睛將獠牙刺進伊麗絲的脖子里。

    空退后兩步,坐在地上,被血族襲擊,最后還被血族救了,這什么情況?

    “你們,到底是誰?”她的表情看不出波瀾,身體不住的顫抖著,艾倫想過罍鳙她扶起,看見她眼里熟悉的驚恐,這是他跟人對視時都有的,可是空的眼中多了一些不甘。

    不甘?有趣,因為救你的是仇人?人類就是喜歡這樣,把一些毫無關系的人扯到一起,把他們歸類,即使知道不是。

    “你在害怕?剛剛瞪我的那種狠戾哪里去了?”他的聲音低沉,留給她的是從心底發出的恐懼。

    握住他的手,將她輕輕扶起“你答應我的,無論發生什么,保護伊麗絲。”

    就在剛剛空被救的時候就已經約定好了,舍棄過去,用新的名字活著。

    “你就叫空吧,像天空一樣吞噬一切。”

    “是。”仰頭看著還在下雨滇濎空,黑的看不見一絲光明。

    可是天總會放晴的,到那時只要向前看就好了。

    “菲尼斯,你還好嗎?”菲尼斯抱著已經睡過去的伊麗絲,安心的點點頭,對于皇族來說,她的存在是危險的,皇室轉族始祖之一的后代,力量可想而知,哪怕她現在只是一個幾歲的孩子。

    “怎么辦,我舍不得……”艾倫把伊麗絲抱到沙發上“空,現在的你有能力保護她,我們相信你。”

    菲尼斯在空的額頭上留下一吻,一朵白銫的薔薇在額頭上盛開,消失。

    砰砰砰!有節奏的敲門聲就像來自地獄的催命符,窗臺上跳下一個穿著仆人衣服的女人“久等了,快走。”很溫柔的聲音,更多的是果斷。

    艾倫把菲尼斯一把抱起,向外一躍,兩人消失在黑暗中。

    卡杰娜非常禮貌的打開門“歡迎光臨,血之城堡”禮貌的鞠了一躬。

    從裙擺下抽出一條鞭子,面容不改的向門外的人揮過去,那些人化為一團煙霧,冰冷的雨將其沖散,不留一絲痕跡。

    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沙發上的女孩,依然睡得安穩。
上一頁 | 返回目錄 | 下一頁
-
網站首頁
中国竞彩网14场